【特约作者】那些年,青春正好。

发布于 2023-02-11  219 次阅读


  • 字数1398
  • 阅读时长7 分钟

      弥弥浅浪,掩没了汀上白沙,暧暧流霞,掩映了颊上绯红,此刻空中流华飞绽,思绪渐缓,曳回到那年盛夏……


      那时的我们,爱讨论幼稚的话题,爱自己的天真烂漫,也爱戏逐间生出的不清暧昧。在绚烂花火下的相拥,彼此笑意盈盈,同时彼此又热泪盈眶。那稚涩坚定的誓约,那脉脉温润的情愫,至今萦绕心间。青春葱郁,被懵懂天真勾勒得单纯青涩,因热血无畏而激情四射,如今,再度回首,那亲切的怀念扑面而来,蔚蓝天空下纸飞机里的秘密,操场上奔逐的盛绽笑靥,都在回忆中晕开。现今几度思量,原来那瑰丽耀眼的花火,凝结了多少信念与期盼,而每缕华彩,都是温存与激情的磨擦,耀眼更撼心。


      岁月婉约了一切,不灭的青春,澄澈的蓝天,以及年少的我们。


      不知何时,我也忘记了该如何离别。在冬天,我们隔着羊毛或皮革握手,然后用力拥抱,我们在公交车站对着反光玻璃用力地挥手,在窗边呵出雾气写再见。夏日里,玻璃球般的星夜和轻盈的晚风让人微醺,我们倒在草地和昨日里,忘记了迟早要道别。我们总是这样,在日后回想,当初那些欲言又止而没有说出口的话,在现在想来总会感觉到庆幸。当初那些敞开心扉去告诉别人的事情,在现在想来,都会有点追悔莫及。"  


      记得有人说过一句话:“无论你遇见谁,他都是你生命该出现的人,绝非偶然,他一定会教会你一些什么。”所以我也相信:“无论我走到哪里,那都是我该去的地方,经历一些我该经历的事,遇见我该遇见的人。”


      夏夜微凉时偷偷握紧的双手,夏日列车上失魂落魄的双眼,我还是很爱你,但仅限于那时的你,或者说那时的我们。并不是说你变了或我变了,而是经过几年的成长,我们都无法保证还有曾经的那份感动与炽热,爱过,拥有过,就够了,已经很满足了。即使再见,或许还是曾经温暖的笑颜,但我们都知道,回不去了。各自自由,彼此深爱,各自孤独,等世间所有的相遇,也等所有与你的久别重逢。人也许会变,但有两件事是你无法改变的。他们的名字,还有你与之共享的回忆。借用埃罗芒阿老师的一句话:“愿我们重逢之时,都能各自独当一面。”


      这一路漫无目的的眺望,总能看到某人像你过去的影子。伴随着铃声,着急忙慌的朝着某个特定的方向跑去…就这样一直跑了三年,曾想着快点,再给我快点,还有几十天就跑完了,到了那个时候,“我”就自由了。没想到我现在会如此强烈的想要再“跑”那么一次。


      记忆是一曲缠绵不息的恋歌,那飘落了的漫山秋叶,嘤嘤诉说着,曲尽人离别……只记得那年很热,风也好大,日落耀映下的后操场挤满了扎堆儿畅谈的少年,双杠上较真的朋友,草坪上席地而坐的闺蜜团,银杏树下分享趣事情侣,围着操场转圈消食的学霸,虽然到现在只剩模糊的残影,但却拼凑出了我们的青春。


     “只见夕阳落日那闪耀的光芒缓缓绽放,犹如烟花般映入眼帘。夏日花海如痴如醉,将你我炽热的心紧紧相连。”


      “你以后要做什么呢?”
      “开间杂货铺如何?”
      “那你卖什么呢?”
      “贩卖猫的脚步声,贩卖每秒裂开十次的脑洞,还有橘子色的黄昏,梅子味的微风,和你一起。”
    “笔尖欲落还记得你曾搁浅在我的梦里,几朵烟花撑满了天空的繁华记忆,这个夏天,一定还没有结束。”
      我们撕了离手边最近的书,洒在头顶上,任碎花般的纸屑落在头顶,冲着对面的楼嘶声力竭地喊着,再见。
      你从巷子走过,只惊鸿一瞥便叹风月;踩着细碎的光走过斑驳岁月,只一眼,如饮风月。
      “我这一生都是坚定不移的唯物主义者,但唯有你,我希望有来生。”
     “我用了一整个青春,喜欢着你。”
     “我喜欢你,此乃勇气之举。”

  • END
  • 本文特约作者:S2023的故事
  • 作者简介:当代中二作家,现代优秀学生,集才华与风趣于一身的男人,练习长达两年半,终成大器。
  • 本世界使用协议(License):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 4.0 国际 (CC BY-NC-SA 4.0)。
  • 本文系特约作者S2023的故事主动投稿,版权归特约作者S2023的故事所有。转载请联系S2023的故事取得授权。
  • S2023的故事联系方式
  • 邮箱:17681283820@163.com
  • QQ:752151514
届ける言葉を今は育ててる
最后更新于 2023-07-29